千语依尚

白宫和美联储都“没有料到”高通胀的到来

  今年2月初,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教授萨默斯曾撰文警告,美国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可能引发“一代人未曾见过的通胀压力”,美国需快速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以应对通胀风险。萨默斯的担忧如今已成现实,但当时却未引起白宫、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经济学界的足够重视。

  对于为何能在年初预见通胀风险,萨默斯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他测算美国经济每月产出缺口约为300亿美元,而美国政府提议的财政刺激规模相当于每月近2000亿美元,过度经济刺激必然带来通胀。

  萨默斯认为,不能将美国通胀高企的原因完全归结于供应瓶颈,根本原因在于需求远远超过供给。他说,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90%的构成成分都已上涨超过3%,高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同时,劳动力严重短缺推动薪资上涨,房价上涨压力也会传导到CPI,因此美国正面临“相当严峻的”通胀形势。

  然而,拜登政府和美联储当时都淡化了通胀风险。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称,美国经济面临的更大风险是新冠疫情造成的创伤,而通胀风险可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说,财政刺激只会暂时推高通胀水平,物价不大可能持续大幅上涨。

  随着1.9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从3月开始落地生效,美国通胀压力逐步显现,进入夏季后物价涨幅进一步加大。但白宫和美联储官员认为,物价上涨主要集中在疫情相关行业,通胀上升只是暂时现象,一旦供需趋于平衡通胀将回落。这一观点被外界总结为“通胀暂时论”。

  然而,从秋季到年底,美国通胀并未像白宫和美联储期待的那样显著回落,物价上涨从局部向整体扩散的趋势越发明显。11月美国CPI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6.8%,创近40年来最大同比涨幅。自5月以来,美国CPI同比涨幅已连续7个月超过5%,用“暂时性”来描述通胀形势显然已不合时宜。

  《纽约时报》说,拜登政府经济顾问误判通胀形势的一大原因,是他们以为美国民众在接种疫苗后会迅速回归疫情暴发前的正常生活,增加外出就餐、休闲娱乐消费等,同时减少商品购买需求,从而会缓解整体通胀压力。但事实上,德尔塔毒株今年夏季以来在美国迅速蔓延,许多民众选择继续在家网购商品,这推动物价大幅上涨,并对供应链造成巨大压力。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委员亚雷德·伯恩斯坦近期表示,经济救助计划刺激需求增长,但这种需求很大程度上体现于个人服务消费减少和制成品需求增加,加上疫情对运输物流的影响,造成美国通胀率持续处于较高水平。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塞西莉亚·劳斯也承认,白宫没有预料到美国供应链无法满足民众对消费品的需求,一些美国港口货箱严重拥堵。

  对于鲍威尔来说,10月底和11月初公布的一系列通胀和就业数据才使他真正意识到,美国通胀升至更高、更加持久的风险已经上升,美联储需要转变货币政策。此外,奥密克戎毒株在美国迅速传播,也可能降低人们外出工作的意愿、加剧供应链紧张和通胀问题。美联储在12月中旬的货币政策会议结束后,正式放弃了通胀“暂时性”的表述,同时决定加快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并为2022年加息做准备。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发表评论

  • 友情链接